主页 > 热榜疯狂 >人工智慧(AI) 是威胁,还是拯救?

人工智慧(AI) 是威胁,还是拯救?

人工智慧(AI) 是威胁,还是拯救?
图片来源:unsplash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文/凯若妈咪
 

你担心被AI取代吗?还是你该担心的是…

「你如果不OOO,就会被AI取代!」。从电视电影、媒体、政治人物,到学校与家庭教育,几乎到处都听得到这样的恐吓语。「被AI取代」这几个字,突然之间成了人类共同的恐惧。

特别是当AlphaZero从零开始,没有人类教学而只花了四个小时「自学」西洋棋,就打败了集结所有人类西洋棋经验智慧的「旧AI」Stockfish,我们又怎能相信自己有任何能力「不被取代」?

在这场努力不被取代的战争中,许多智人们都竭尽所能地「提升自我能力」。然而,许多人认为只有劳力密集度高,或低知识程度的工作容易被取代,事实上,「医师」却是比「护理师」更容易被AI取代。

「以医疗保健业为例。很多医师的主要工作都在于处理资讯:吸收医疗资讯、分析资料、再提出诊断。相对之下,护理师还需要有良好的运动能力和情绪智力,才能帮病人打针、换绷带,或是压制住激动的病人。因此,出现智慧型手机AI医师的时间,很有可能会远远早于可靠的护理机器人。」

既然努力唸了七年医学院,又经过这幺多专业训练,收入高又受到普遍尊重的医师,都极有可能在未来二十年后被AI取代,那我们这些相较起来不学无术又只是努力赚钱餬口的市井小民,又该要何去何从?既然「更用功」、「增强竞争力」似乎在这场与人工智慧的战争中,并不是最保险的作法,那我们又能够相信什幺「美好未来」?当然,出现「AI即将灭绝全人类」这样的假设与想像,听起来就没那幺荒谬了啊!

然而,当我们因恐惧而开始思考如何「保住饭碗」的同时,多少人真正思考过AI对于我们生活「真实」的影响?抑或,我们是否思考过「未来生活」究竟是什幺样的面貌?

2050年之后,由于医疗科技的进步,人很有可能「死不了」。这代表什幺?

意思是我们如果依照过去的「人生蓝图」:「从毕业之后开始工作,大约奋斗45年后退休,接着期待着政府制度与过去的努力,让自己过着不错的退休生活」,肯定活不下去!因为65–70岁之后,我们还有至少30年要活,为了生计,势必要开始另一(或多个)职涯。

想想,许多人用人生最精华的45年时间,做着自己并不喜欢的工作。而且这样的日子可能还没有止境!我认为,这是比「被AI取代」还要恐怖的未来场景啊!

人工智慧(AI) 是威胁,还是拯救?

“A tired man resting his head against the back of the seat in front of him.” by Lily Banse on Unsplash

这五年来,就算是过去自认为紧抓着时代脉动的大量阅读者如我,都感受到一股强烈「追不上」的压力。

区块链、大数据、演算法、人工智慧、基因工程,这些关键字时常被热烈讨论。然而,这些「神秘字彙」真的会实际应用在「我们的」生活当中吗?还是它们仍只属于科幻电视剧如West World 和Black Mirror 所描述的「未来世界」?

更别说这些年来的政局与社会,无论你生活在哪一块大陆,都感受到这股巨变带来的压力。战争、移民与难民问题、恐怖攻击,过去我们所奉为圭臬的「自由主义」,受到广泛质疑,种族主义在各地重新萌芽壮大,无论是美国、英国、法国、德国,过去被认为是「为普世价值」而战,现在连自己国内的争端都无法搞定。人类社会在短短时间内,失去了为其「抛头颅洒热血」的信念与愿景,无论哪一「派」都不再相信几十年前「改变世界」的那一套价值观。当「意义」两个字变成了笑话,而带来的就是更多的争端与惊慌失措。

《人类大历史》与《人类大命运》的作者 哈拉瑞 尝试在新书《21世纪的21堂课》当中,描绘出这些问题的前因与后果,尝试引导同为「智人」的我们,去思考共同的困境与未来。这本书并没有提出确切的答案(作者也没有这样的意图),而是鲜明地以历史与世界现状,直接地点出我们需要思考的21个课题。其中「未来可能将没有工作」这个议题,与我们最为切身相关。哈拉瑞在书中提出:

「要面对二十一世纪这前所未有的科技颠覆和经济动荡局面,需要尽快发展新的社会及经济模式,并以『保护人类、而不是保护工作』为指导原则。

很多工作都只是无聊的苦差事,根本就该淘汰。例如,没有人一辈子的梦想是成为收银员吧?我们该强调的是要满足人类的基本需求,以及保护人们的社会地位和自我价值。」

保住工作,不如保护人类:全民基本收入UBI

当我们热切地投入这场不想被AI取代的全民运动之时,「还我工作」、「机器人别想抢走我的工作」这样的声音甚嚣尘上,讲得好像我们真如此爱我们的工作一样!但诚实地说,很多的我们所做的工作,实在是食之无味、弃之可惜!我们担心的不是失去工作,而是失去赖以为生的「收入」。

全民基本收入(universal basic income, UBI)就是在这番思考之中,部分城市与人群所得出的解方之一。「赞同UBI的人认为,政府应该对控制演算法和机器人的亿万富豪和企业徵税,再用这笔税金为所有人提供足以满足基本需求的慷慨津贴。这样一来,既能解决穷人失业和遭到经济转型而淘汰的问题,也能保护富人不受平民主义的怒火洗礼。」

听起来很合理与完美,然而实际上要成真,得要这些慷慨的富豪与企业买单才行,而如果政府组织又掌握在这群人手上,「后AI时代」日益强大的「无用阶级」基本上无力反抗这群菁英所制定的任何社会规则。目前有钱人顶多买到的是物质、教育、地位,与健康,而未来,当少数的有钱人代表着的是「长生不死」,加上机器人与人工智慧的加持,他们不只优于大众,更无需仰赖任何人而生存。他们还会管「全民」的死活吗?这也是一个难题。

但我特别期待这可能解方所带来的一项「价值改变」。

在现今的社会中,许多重要的工作却是低薪且不受重视的,例如:父母、照顾老残、邻舍互助、老师(特别是幼教师)、哲学家、艺术创作等等。当我们扩大了工作的定义,这些过去不被认可为「工作」的重要「活动」都可能产生实际让人维生的「价值」了。

人工智慧(AI) 是威胁,还是拯救?

Photo by Yannis Papanastasopoulos on Unsplash

超凡的人工智慧 与 人类的天然愚蠢

「如果我们太注重发展AI、但又太不注意发展人类的意识,那幺电脑有了极先进的『人工智慧』之后,可能只会把人类的『天然愚蠢』更加增强。

想避免这种结果,每投入一美元、一分钟来提升人工智慧,就应该同样投入一美元、一分钟来提升人类意识。但很遗憾,目前对于人类意识的研究和发展所做并不多。」

忙着担忧人工智慧对我们的负面影响,并不会提升我们人类的存在意义。反之,当我们将AI当做假想敌时,便减少了自我提升的焦点。就算我们能够不断创造出新的工作,学习新的技能,但这样永无宁日的变动,也需要心灵的内在力量来应付。随时能处在备战状态,却仍旧心境平和,是新一代智人的挑战与必要能力,也是未来教育中极为重要的一环。

与其想着如何不被取代,不如思考着「若AI取代了我那味如嚼蜡的工作,我能够做哪些更有趣、更有意义的事?」。

然而这些思考,在现在的社会中却又是更加难得。当我们习惯由AI来决定我们观赏的电影、阅读的新闻,甚至为我们挑选就读的科系,支持的政党,那幺未来的民主与自由便失去了意义。我们不只是受到了威胁,更可怕的是,我们拱手将「自由意志」交到了「演算法」手上。

「世界正变得愈来愈複杂,而人们就是无法意识到自己对一切有多幺无知。因此,有些人高谈阔论如何因应气候变迁和基改作物,但其实对于气象学或生物学几乎一无所知;有些人强烈主张该如何应付伊拉克或乌克兰,却其实连这些国家在地图的哪里都找不到。

人类很少能认清自己的无知,因为他们就是一直待在如同回声室的同温层里,往来的都是思想相近的朋友、接受的都是肯定自己意见的新闻讯息,各种信念只是不断增强,鲜少遭到挑战。」

我们总想要「控制」社会,希望一切照着让自己受惠的游戏规则来进行,倾向过度简化问题而找到一个自己能理解的答案,但这种「无知的小确幸」更是将人类逼向墙角,从「个人无知」走向「群体偏见」,尝试控制却失去理解。唯有我们接纳变化之必然,才能真正放下,开始朝「人类意识」的方向努力。

人工智慧(AI) 是威胁,还是拯救?

Photo by Nick Fewings on Unsplash

从「被取代」到「被解放」

当理解到我们「真正」要面对的挑战,则较容易放下那些无谓的恐惧与控制欲,重塑自己,而且「一次又一次」地重塑自己,学会与「未知」和平共处。

AI或许取代了许多人类过去赖以生存与认定自我的「工作」,然而却是一个开启「天眼」的机会,让我们重新思考「做为一个人」的意义。

哈拉瑞 在《21世纪的21堂课》最后一堂谈到身为人的价值。过去,工作赋予我们人生的角色与意义,维繫我们的生存。然而,「不是宇宙给我意义,而是我为宇宙赋予意义」。我们能够跳脱传统价值、宗教教条,甚至命运,而给予这漫长的人生任何「我」想要赋予的价值。

最后,我想分享李开复先生在TED 2018 中的精彩演讲,当作这篇文章的总结。人工智慧的确可能取代了我们眼前的工作,也极有可能造成当前社会的挑战与改变,然而,它也可能是一个将我们「从工作中解放出来」的契机。当我们回头再次掌握了人性,或许人工智慧,给予的是我们真正「做为一个人」的可能性。

【书籍资讯】
《21世纪的21堂课》
人工智慧(AI) 是威胁,还是拯救?